夜墨凡

执念,只道是“情”深不忘

第五章
轩夜阁
    轩夜阁内,月光如莹润的流水一般静静泄下,班驳的树影投在轻薄窗纱上,随风摇曳。看见一只身着白色里衣的少年站在窗边,这少年便是张小凡。
    自鬼先生走后,张小凡便未出去,一直待在房内,看着紧握手中的玉笛,戌时早过却也不知。少年抬起头,看着满天星空,用玉笛吹奏起儿时的曲子。待碧瑶来到房中时,张小凡已沉浸于回忆之中,不曾发觉有人来。碧瑶见张小凡如此,也不多加打扰,便自行走到桌前,坐了下来,一边看着张小凡一边倾听那悦耳的笛声。笛声消失了,张小凡也从回忆中醒来,回过身便看见身着碧色衣裙趴在桌上睡着了的碧瑶。张小凡走至桌前,看着碧瑶,不知梦见了什么,碧瑶的小脸上挂着一丝浅笑。
    张小凡就这样看了一会儿,怕碧瑶受冷,不忍让她醒来,便笨拙却又小心地将碧瑶抱到床榻上,又轻手轻脚地把被子展开盖在她的身上。而自己从衣橱中拿了番被子,铺在床榻旁的地上,铺好后,张小凡吹灭了蜡烛,也躺回地上渐渐睡着了。
    天未大亮,鬼王宗众弟子正急急忙忙地寻找鬼王宗少主。只因小痴来到碧瑶房中,发现碧瑶未在房中,本依碧瑶的习惯--未到卯时是不会起床洗漱,除非小痴来叫她起床。小痴在苑中寻了一圈,并未寻到碧瑶,便立刻告知鬼王。便有了现在这个局面。
    立于一旁的青龙,像似想到了什么,向鬼王说道:“宗主,轩夜阁似乎还未找过。”鬼王听后,说:“昨日碧瑶本想去找张小凡,被我拦了下来…走,去轩夜阁。”说完,抬腿往轩夜阁行去,青龙跟在其后。
轩夜阁
     鬼王与青龙急促地行至张小凡的房前,青龙将房门推开,走了进去,却被眼前所见惊呆了。鬼王进到房中,见青龙呆滞在前,上前一看。见碧瑶竟睡在张小凡的床榻上,而张小凡睡在床榻旁的地上 ,鬼王为之一震,心中暗觉自家白菜好似被猪拱了一般。鬼王甩了甩宽大的衣袖,转身离去,青龙见状跟了上去,说:“宗主,这……”一回想刚才所见,鬼王怒道:“去告知夫人,让夫人来轩夜阁接碧瑶。还有,让那臭小子醒后来‘玄烨阁’见我。”“是,宗主。”说完,青龙便离开了。

执念,只道是“情”深不忘

第四章
    黑雾消失后,张小凡便一直看着黑雾消失的方向,直到鬼先生唤了几声才回过神来。
    鬼先生跪在地上说:“少主,玄冥日后听凭少主差遣,少主有任何事都可找玄冥,玄冥定会竭尽全力帮助少主。”
    张小凡未回头看鬼先生,只转看手中的玉笛,说道:“起来吧,以后叫公子,叫少主恐引他人怀疑。你是爹的护法,即是我的长辈,望护法日后多多包涵。”“不敢,玄冥只是个下属,无论如何玄冥定会保护好公子。”“罢了,你先下去吧,有事我自会找你。”“是,玄冥告退。”说完,鬼先生拱了拱手,退出了房内。
瑶苑
    “小碧瑶,发什么呆啊。”青龙一进来,便见碧瑶坐在石阶上,双手撑着小脑袋发呆。碧瑶闻声转头看见青龙,说:“青龙大哥,你怎么来了?”
    青龙随碧瑶一般坐在石阶上,说:“我啊,是替臭小子送东西的。”碧瑶满是疑惑地看着青龙,说:“臭小子?东西?”青龙笑道:“就是张小凡那个臭小子,这就是他要我送的。”边说边将放在一侧的食盒打开。
    食盒中有包子、桂花糕,碧瑶随手拿起了个包子,边吃边说:“小凡呢?爹找小凡有何事?”青龙捋了捋左发须,说:“臭小子将食盒交于我,就跑回‘轩夜阁’了。宗主已收他为徒,他也同意加入鬼王宗。”碧瑶吃惊,道:“爹收小凡为徒啦,那以后有人陪我玩了。不说了,青龙大哥,我走了。”说完站起,如一阵风般跑了。
    不过刚跑到苑口时,就被鬼王拦了下来。鬼王说:“瑶儿,这是要去哪儿啊?”碧瑶笑着回答道:“爹,我听青龙大哥说,您收小凡做徒弟了,真的吗?”“嗯,是真的。”“那爹,我去看看小凡了。”说完便准备拔腿就走了,却又被鬼王拦下,说:“瑶儿,明日再去吧。他刚经历屠村之事,这时定很难受,让他自己静静,嗯?”
    碧瑶看了看鬼王,心想--待爹走了,我再去找小凡。口中却道:“好吧,那爹我回房了。”说完就走回了房中,将房门关上,靠着门听着门外的动静。听见房外没动静,打开一条缝,从缝中向外看,发现真的没人了,便蹑手蹑脚地走了出瑶苑。

执念,只道是“情”深不忘

第三章
    张小凡跑回自己屋中,将房门关紧。眼前便出现了一团黑雾,张小凡跑过去想要抱住黑雾,却从黑雾中穿了过去。张小凡低头抽泣着说:“爹,干爹和干娘他们…我不想他们死,爹,您能不能想想办法让他们活过来?”
    黑雾出声回答:“逸儿,不要哭。生老病死,乃世间之人所需经历之事,他们总会离开的,爹也没有办法。”张小凡听完哭得更厉害了,说:“爹是不是也会离开逸儿?像娘一样不要逸儿了。”“逸儿,怎会这么想呢?你娘不是不要逸儿,而是去办事情了,会回来的。爹永远不会离开逸儿,会永远陪着逸儿。”张小凡哽咽着说:“真的?爹不骗逸儿?”“爹说的当然是真的,爹是不会骗我的逸儿的。”
    此时,“嗖”的一声,一根通白的玉笛停在了黑雾面前。突然又从窗外跳进了一个人,此人正是经过的鬼先生,鬼先生看了看张小凡,再转身看向黑雾,满是惊讶。立马就跪在了地上,朝黑雾拜了拜说:“属下玄冥,见过神尊。”“起来吧,多年未见。不曾想你竟在鬼王宗。”“属下当初逃出,本想回去可修为大减,无力打开夫人的封印,是属下无能,请神尊责罚。”“罢了,玲珑的封印,即便是本尊也难打破,何况是你呢。”“谢神主。”
    鬼先生回头看了看张小凡说:“神尊,这张小凡……”“逸儿,过来。”
    张小凡听见黑雾的话,便走到黑雾旁,看着黑雾,黑雾施法让玉笛落在张小凡的面前,说:“这根玉笛,你拿着,它名为‘无觞’,使用之法就在其中,你须慢慢修炼,明白吗?”“逸儿明白。”张小凡伸出手,将玉笛拿在手中。
  “玄冥,逸儿乃是本尊与玲珑之子,望你好好助他修炼。”“是,属下定当竭尽全力帮助少主,不负神尊所望。”“好啦,你起来吧。逸儿,爹日后再来看你,你若想爹了就吹响手中的玉笛,知道吗?你要跟玄冥好好修炼,保护好自己。”“知道了,爹,逸儿定会努力修炼,保护好自己。”“好了,逸儿,爹走了,照顾好自己,切记万不可将此事告与他人。”说完,黑雾便消失了,像来时一般无影无踪。

执念,只道是“情”深不忘

第二章
轩夜阁
     青龙把张小凡带到住处后,正打算离去时,发现衣袖被人扯住了,回头看见张小凡低着头却又不肯松开扯着他衣袖的手,断断续续地听到“那个,那个…叔叔,我……”因未曾听清楚他在说什么,便蹲了下来,问道:“有事?”张小凡微慢慢地松开手,吞吞吐吐地说:“能带我…带我去…厨房吗?”“你饿了?我叫人送点点心过来。”张小凡摇了摇头,说:“不是。我只是…只是想借厨房…用一下。”青龙有些疑惑,但还是带了张小凡去了厨房。
    路上,青龙对张小凡说:“以后你便与碧瑶一样叫我青龙大哥吧。”“嗯。”
厨房
    青龙站在门口,呆呆的看着厨房里那个忙来忙去的小身影,待他回神时,张小凡已手拿着一个食盒走了过来,吞吞吐吐的问:“呃,那个…青龙…大哥,碧瑶现在在哪儿?能带我过去吗?”青龙眼睛微眯,笑着盯着张小凡看,心想:原来这小子是想讨好碧瑶。说:“走吧,我带你去。”
    快到碧瑶的“瑶苑”时,张小凡停了下来,出声说道:“青龙大哥,你帮我拿给碧瑶吧,我先回去拿点东西。”说完便将手中的食盒给了青龙,跑向了“轩夜阁”,待青龙反应过来时,张小凡早已不见了踪影。口中怨道:“这小子跑得比兔子还快。”转身走进了“瑶苑”。

执念,只道是“情”深不忘

第一章
草庙村
    原是一片生机的安宁小山村,现已成了血流成河、遍地尸首,毫无生气的死村。
狐岐山鬼王宗
    床上躺着个少年,少年眉头紧皱,口中喃喃道:“爹娘,你们不要走,不要离开逸儿,不要离开逸儿……”站在床边的鬼王看着少年,鬼王身旁的青龙说道:“宗主为何带他回来?林惊羽的天资比他高,为何不带林惊羽回来?”鬼王听闻,把目光从少年身上移开,看着青龙,说:“青龙,你可知乱魔命?”青龙答道:“不知。”鬼王又道:“乱魔命,命运诡异,老天难测。这少年便是乱魔命,他身上有天音秘法和炼血堂至宝噬血珠,不仅如此,他体内有种强大的功法,连我和鬼先生都查不出是何门武功。单凭这点,我都要带他回来,何况他还救了小痴和碧瑶,碧瑶对他更是念念不忘。”“碧瑶?”“嗯,等这小子醒了,便带他来见我。”“是,宗主。”
    就在鬼王和青龙走后不久,少年醒了,但他并未起身,而是两眼盯着房梁看,若细细看,便会发现有眼泪从少年的眼角流下。房门被推开了,一个身着碧色衣裙的小女孩跑到床边,微笑着说:“小凡哥哥,你是来找瑶儿玩的吗?张叔张姨他们也来了吗?”少年听此,坐起身,红着眼,抓着女孩的双肩,大吼道:“他们都死了,他们不要逸儿了。”女孩被少年吓呆了,连青龙把少年带走都没发觉。
    厅中除青龙与少年外,上面坐着鬼王。鬼王见青龙已将人带来,便向少年问道:“张小凡?”少年答道:“是。”“你可知草庙村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    少年听此,浑身微颤,双拳紧握,说:“我要报仇。”青龙听到这,一惊,用打探的目光看着下面那个七岁的少年,后转看向鬼王,见鬼王并不意外少年说的话,便向少年问道:“你真的是张小凡?”少年答道:“是。”又向鬼王问道:“惊羽呢?”鬼王答道:“被青云门救走了。你可愿加入我鬼王宗,拜我为师?”“愿意。”“若加入鬼王宗,曰后与林惊羽有缘再见,便是敌人,与正道为敌对,你可还愿意?”张小凡听此,微皱着眉,闭上了眼睛,鬼王见此,也不加打扰。
    待张小凡再睁开眼时,他的眼中多了一份坚定,抬头看着上坐的鬼王,说:“愿意。”鬼王微笑道:“好,即日起,你便是我万人往唯一的徒弟。”张小凡跪在地上,说:“师父在上,受徒儿一拜。”说完,便向鬼王磕了三个响头。鬼王说:“好了,起来吧。青龙,你带小凡去碧瑶院子旁的‘轩夜阁’,小凡,你以后就住那儿吧。”“是,宗主。”“谢师傅。”张小凡朝鬼王微拜了一下,便转身和青龙走出了议会厅。

执念,只道是“情”深不忘

人一旦生了痴念,总是执着得令人心疼。
每个人都有那么一段故事,无法诉说,只能埋于心里,在深夜里对自己倾诉。
心之所向,无惧无悔。